橙子老太婆

春风不解少年【现代AU】

【我以为只要绝口不提,只要让日子继续的过去,你就终于会变成一个古老的秘密。可是不眠的夜仍旧太长。】


身份简介:明楼是明氏企业掌权人
明诚是明家世交赵家的公子(赵家在小阿诚四 岁时衰败,一段时间寄养明家。)

早上8点:明诚端坐在桌前,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咖啡杯的杯沿,歪着头怔怔地看向窗外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阳光暖洋洋的照在他的身上,窗外的花懒洋洋的展开在春风里和他对视。噢,阿诚突然意识到巴黎的春天到了。又是一个春天。【只是春光如此,却不得见你。】

下午2点:呆在学校里的图书馆翻着《时间简史》看,这个作者以极其客观的语气讲述时间的开始和结束。 可是他想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的每一个日子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呢,一年有那么多天,一天又有那么多分钟,每一分钟里都展开着故事,不管宇宙的变化,故事冷静的在进行着它的情节,谁又能理得清情节背后的一切。有的细节,有的情感,注定不会被记起。【能够舍弃的,就不是命运。】

晚上八点: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百无聊赖地抬头望了望了天,看那月亮不大不小,迎着他走向的路冷冷的洒着清晖。这让他很高兴,毕竟这月光也夜夜如此的看着大哥。【愿逐月华流照君。】

这就是阿诚的一天,是他一个人在巴黎六年中一个极其普通的春日。是不是春天,又有什么不同呢?日子只会这么无风无波的过去。

明家与赵家是世交,从爷爷那辈就打下的交情。明家姐姐极喜欢赵家的这个孩子,大大的鹿眼看着你的时候,你除了重重的亲他,还能干什么呢。明楼也是喜欢阿诚的,如果想把所有的巧克力糖全都给他,算喜欢的话。[木娄可喜欢巧克力了( ̄▽ ̄),要不为什么会月半。]自己抱着小阿诚的时候,小阿诚会认真的把双臂环上自己的脖子。8岁的少年明楼除了读书,最喜欢做的事还有蹲下来,对小阿诚张开怀抱,问他:抱抱?小阿诚:嗯,抱抱。然后,奔开短短的小腿,奔向明家大哥。这个游戏被乐此不彼地进行了好久。阿诚越来越喜欢明楼哥哥,是很喜欢很喜欢噢。[阿诚在很认真地跟你们讲话!]

一天晚上,明楼在厚厚的日记本上写道:小阿诚今天亲了我一口,嗯。

阿诚四岁那年,赵家站错了队,没有挺过风雨飘摇的那年,此后颓势就一发不可挽回。赵家父亲忙于在结局里挣扎求生,母亲则即时收好了行李急匆匆的回了娘家顾家,只是行李里面没有阿诚,阿诚是她的小儿子,每天软软嚅嚅的叫着妈妈,大大的眼睛欢喜的看着她,但阿诚姓赵,她可能权衡过利弊,犹豫过,但到最后这一点还是最重要的。
小小的他那时候哪里明白复杂局面里的波澜壮阔,他还太小,小到不能观察出母亲的狠心,甚至现在回忆起来也只记得那段时间里母亲放松对他的管教,他因此得到的快乐时光。再努力,想一会,也只是有那么一天,他在他最喜欢的大大软软的床上醒来,一睁眼就看到阳光透过大大的窗户照在他最喜欢的熊猫笔筒上,小熊猫冲着他歪头笑着,他觉得这应该是很好的一天。兴奋地耷拉着毛绒绒的拖鞋,飞快的奔下楼,想要告诉妈妈自己昨晚做的好梦,他怕他再迟一点就会忘了梦的细节。拖鞋哒哒的声音在房子里荡呀荡呀,很响,可是家里的王妈妈梁叔叔汪姐姐都不在,妈妈也不在。

后来,后来他就不大记得清了,反正最后被明楼哥哥接到了家里,改姓了明,明家姐姐温柔的抱着他,把他抱在腿上,问他想吃什么。现在想想,阿诚自己都觉得好笑,什么悲伤的变故,母亲的离开,父亲的不知所踪,自己都不记得清了,居然还记得那个熊猫笔筒,和那个美好的梦,梦里明楼哥哥坐在他床头,说要跟他做一辈子的好朋友,然后塞给了他一颗糖,巧克力味的。

【阿诚为什么会一个人到巴黎生活六年,有没有人想知道?!撒泼打滚中。

第一次写文章,想知道有没有人会喜欢这篇文章,因为爱他们爱到不行了才忍不住动手写了。谢谢看完。( ̄▽ ̄)】


文章第一句忘了摘抄哪里的……可是好喜欢啊!

评论(3)

热度(20)